相关文章

上海农家乐暗访报告:只顾“磨刀霍霍”

  闵行区陶家湾休闲农庄内的住宿房间墙纸脱落,仅用透明胶带随意贴补。

  上海乡村旅游亟待改善。

  3月9日,上海市消保委召开上海市乡村旅游消费调查体验发布会。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会上了解到,上海本地乡村游市场份额仅占近四成,超过六成受访市民更愿意选择周边省份。

  在会上,上海市消保委公布志愿者实地体验上海乡村游后所作的体察报告。住宿方面,部分景点内部环境不整洁不卫生;餐饮方面,无证无照经营的情况普遍存在,且收费高、选择少;环境方面,多个景点水质浑浊异味刺鼻;内部管理方面,不少游客服务中心找不到工作人员、指示牌不清晰、找不到方向。

  上海市农委经济商务处陈怡赟表示,市农委将同相关部门提出产业发展规划,整治一批发展不良的景点,研究出台具体标准,将上海乡村旅游景点纳入高水平规范发展。

  上海市民乡村旅游更愿去周边省份

  上海市消保委历时近5个月,对上海乡村旅游消费进行问卷调查,共发放问卷1000份,实际收回有效问卷960份。通过对这960份问卷的统计,上海市消保委发现,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消费者生活压力更大、节奏更快,消费者对乡村旅游市场有较大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消费者对乡村旅游的开支不低。一份过去几年乡村一日游人均开支的数据显示,消费300元-500元这一区间占比最高,达40.94%,且消费者对未来在乡村旅游上的预算有增加的愿望。与此同时,上海消费者大多表示,今后参与乡村旅游的次数也会越来越多。

  不过,调查表明,上海本地乡村旅游的供给与实际的需求不匹配,这造成了目前上海本地乡村游市场份额仅占近四成,超过六成市民更愿意选择周边省份(比如江浙一带)的乡村游。

  根据本次调查,造成上海本地乡村游市场份额低的原因,一方面是消费者获得乡村旅游信息渠道不通畅、内容不准确,超过一半的消费者通过亲友推荐了解乡村游信息,而消费者自身更愿意通过政府部门或者官方网站等正规渠道查询到信息;另一方面则是上海乡村旅游的现状不尽人如意,吃、住、行、休闲、开支等各方面的实际情况与消费者预想的差距较大。

  “想要参加乡村游的消费者其实对自然景观硬件要求并不高,他们更多的目的是为了放松身心、缓解压力,寻找一个能与家人、朋友放松休闲的地方。”上海市消保委副秘书长唐健盛表示,上海本地农家乐占整个上海人的总需求的四分之一都不到,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上海乡村旅游缺乏管理。

  个别景点食宿价格高选择少

  志愿者选取了上海本地知名度和规模较大的17家乡村旅游景点进行体察。从综合评分来看,崇明县的瀛东村渔家乐得分最高,嘉定区的万金观赏鱼庄园得分最低。从体察的总体情况来看,消费者对上海乡村旅游景点的住宿、休闲、餐饮、环境这四方面与预期差别较大。

  体察结果显示,住宿方面,上海乡村旅游景点的内部环境存在不整洁不卫生的问题。比如,闵行区陶家湾休闲农庄内的住宿房间墙纸脱落,仅用透明胶带随意贴补;闵行区富岛垂钓休闲农庄的住宿房间内被子乱塞,物品摆放凌乱。此外,个别乡村游景点房价贵,且选择少,如浦东新区多利农庄有机体验馆的住宿仅有一栋小木屋,内有6个标间,挂牌价每晚4000元,且必须整栋出租。

  餐饮方面,志愿者在体察中发现,上海乡村旅游景点内的餐饮店无证无照经营的情况普遍存在。其中,青浦区朱家角古镇一家餐饮店的工作人员告诉志愿者,朱家角整条西井街的饭店都没有餐饮经营执照。志愿者还发现,景区内的多个饭店所公示的信息卡和从业人员健康证均已过期。

  同时,上海乡村旅游景点还存在餐饮收费高、选择少的问题。志愿者透露,奉贤区的上海都市菜园供应的一盒只有白菜加肉圆的盒饭,标价20元。对此,参加当天新闻通气会的上海都市菜园人士回应称:“我们的蔬菜因为都是绿色有机食品,所以标价高一些。”

  环境方面,金山区的金山嘴渔村、松江区的金柳渔村以及闵行区的富岛垂钓休闲农庄等景点,无一例外存在水质浑浊异味刺鼻,水面上依稀可见浮油和杂质。在青浦区朱家角古镇的放生桥边,志愿者看到有餐饮店的人员在公共区域现场杀鱼、切菜,垃圾乱扔,环境卫生状况堪忧。

  志愿者还发现,上海乡村旅游景点的可游览项目少,大部分景点的休闲配套设施只有餐厅和茶室。比如,在崇明县的前卫村农家乐,志愿者体察时购买了每人60元的门票,凭门票可以游览该农家乐的6个展馆。可实际上,只有一处奇石馆处于开放状态,其他场馆均未开放,且这唯一营业的奇石馆内落满灰尘,展品说明字迹模糊、无法辨认。志愿者还发现工作人员闲来无事,在展馆内折锡箔。

  对于景区的内部管理,志愿者在体察中也发现不少问题。“不少游客服务中心找不到工作人员、指示牌不清晰、找不到方向,甚至我们在闵行一个农庄卫生间门口徘徊了半小时,因为没有男女标识,不敢贸然进入。”志愿者说。

  另外,许多景区存在宣传与实际不符的情况。据志愿者介绍,在奉贤区的上海都市菜园,导游图上介绍有瓜果采摘和儿童乐园,但志愿者体验后发现只有垂钓这一项休闲活动。而浦东新区的上海孙桥现代农业园在宣传广告中表述自己是“全国科普教育基地”,志愿者在现场则几乎没看到科普介绍的信息,且大部分景点都看不到。

  市农委:将整治一批发展不良景点

  上海市消保委秘书长陶爱莲指出,通过本次乡村旅游消费调查和消费体察,注意到现在的消费者“有钱”、“有闲”,但上海本地乡村旅游市场占有率非常低,目前是四成,按照这样的趋势,今后可能只会占到两成,“主要原因是上海本地乡村旅游所提供的产品与消费者需求有差异,供给结构不合理,经营管理不到位。”

  对此,上海市农委经济商务处陈怡赟表示,总体来说,上海乡村旅游起步比较早,于20世纪90年代开始依托南汇桃花节发展乡村旅游,再到后来世博会期间乡村旅游进入蓬勃发展,直到如今进入了提升发展的阶段。目前,上海休闲农业景点已达300多个,接待能力超过1万人的景点有98个,但整体规模仍较小,点比较分散,周边基础配套不健全,特别是和江浙一带的农家乐旅游相比,亟待提升。

  “如今进入提升发展的阶段,上海的消费水平、三农工作等建设都达到了一定水平,相应的乡村旅游、农业休闲也应该跟上去。但是上海在这方面也有制约、瓶颈,上海没有自然风光,总的资源不好。同时上海作为大城市,在用地规模上等各方面资源不允许大规模发展建设。面对这些制约,我感觉上海要提升乡村旅游发展还是要有一些自己的特点,比如精细化、集约化的高品质路径。”陈怡赟说。

  陈怡赟透露,十三五期间,上海市农委会同市旅游局、规土部门、环保部门等绘制了整体产业布局规划,根据上海特色,发展闵行、嘉定以农事观光、农业科技旅游为主的产业圈,发展松江以农垦体验为主的的产业圈,发展崇明、青浦淀山湖以生态度假为主的产业圈。

  “在这个框架下,会同相关部门做产业发展的规划,保留提升一批资源条件好的,整治一批发展不良的,研究出台具体的标准,如何将上海乡村旅游景点纳入高水平的规范发展,共同提升市民在上海本地的乡村游体验。”陈怡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