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上海两主力打捞船参与万吨轮打捞 工程耗时45天

  海打捞局两艘主力打捞船昨进入外高桥码头待命

  救捞船明25日打捞船将正式“进点”打捞万吨轮“银锄”轮

  两艘主力打捞船昨驶入外高桥码头 工程将耗时约45天

  本报讯 (记者 顾佳) 沉入在黄浦江底沉没已达21天的万吨轮“银锄”号轮打捞工作在对方协调下获得突破性进展。

  打捞合同签定前打捞局已启动前期工作

  12月2号,1.5万吨级“银锄”轮在黄浦江“失足”自沉。在接到上海瑞科船舶公司传来的传真信息后,交通部上海打捞局当即派遣该局救捞系统打捞专家徐志成、金根福赶往现场勘察。

  目前,这艘在现场,打捞专家了解到,该轮属滚装船改装而成的挖泥船,总长为146.5米、宽22.6米,型深14.2米,实际吃水8.5米,自重6820吨。该船自沉船位置离瑞科船厂码头近30米,而且该处水深约有19米,左倾11.5度,船体全部淹入水中,只有剩下部分驾驶楼露出水面外。船体的自重有近7000吨,完全失去自浮能力,而且船上的上甲板有10处出现开了7至到10平方米的大洞,船内已舶里面全部灌满了水,外加吸附力,估计该船水中重量约在7500吨。

  两位打捞专家发现,因船舶已经沉没,如果当场急救已不可能,于是开始紧锣密鼓地研究打捞方案。

  12月10日,上海打捞局派出潜水员到现场探摸,。潜水员发现:沉船水域下有大量的废钢块、乱钢丝等杂物,而且,该船底已经陷入黄浦江的淤泥中达下2米多深,打捞难度相当之大。打捞专家当时提出,必须尽快打捞“银锄”轮,否则更难度将加大打捞,不过打捞银成因为打捞费用问题受阻。

  昨天,在得到打捞命令后,3000吨自航打捞船“沪救捞3号”已在外高桥救助码头待命,船上自身配有完备的潜水打捞设备。另外,打捞工程船“沪救捞62号”也在杨树浦路上海打捞局码头整装待发,并租用了一台100吨坦克吊也已装上该船。记者了解到,这两艘打捞船都是上海打捞局最先进的主力打捞船。

  随同待命的,还有负责前期潜水工作的10多名国内顶尖潜水员和多名工程技术人员。上海打捞局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目前沉船附近水域尚有少量船只未撤出,打捞船不能及时进入现场,还不具备工程船进点的条件,预计明天25日航道彻底清场后,上海打捞局作业船舶和人员可以进点作业施工。

  【打捞费用】

  三方三方协调签订签订打捞合同合同费用将分摊

  之前一直纠缠不清的打捞费用问题目前已现在得到了暂时解决。,据知情人士透露,因该轮由由5个股船东组成,关于打捞费用,除彼此内部商量外还需要与瑞科船厂商量,导至打捞合同一时无法签订定。12月21日,在上海海事局的协调下,交通部上海打捞局与“银锄”轮股船东签定订正式打捞作业合同。打捞费用最终商定为1600万元。其中先瑞科公司垫付400万,剩余由该船东股东垫付,等待巨轮上岸后,确定事故责任,再具体商议支付份数额。

  主力打捞船随时待命

  在得到打捞命令后,3000吨自航打捞船“沪救捞3号”已在外高桥救助码头待命,船上自身配有完备的潜水打捞设备。另外,打捞工程船“沪救捞62号”也在杨树浦路上海打捞局码头整装待发,并租用了一台100吨坦克吊也已装上该船。记者了解到,这两艘打捞船都是上海打捞局最先进的主力打捞船。

  随同待命的,还有负责前期潜水工作的10多名国内顶尖潜水员和多名工程技术人员。上海打捞局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目前沉船附近水域尚有少量船只未撤出,打捞船不能及时进入现场,还不具备工程船进点的条件,预计25日航道彻底清场后,上海打捞局作业船舶和人员可以进点作业施工。

  【打捞方案方案】

  整个过程约将需要耗时45天完善完成耗时约45天

  上海打捞局工程技术人员告诉记者, 由于“银锄”轮太重,加上必须完整打捞出水,原本商定的运用浮筒打捞的方案已经改为浮筒加浮吊轮流进行。整个打捞过程需总共约耗时约45天。

  具体的打捞步骤分为:潜水员水下勘察摸清船只情况和穿孔位置;水下清除腐烂钢板;运用高压水枪打出“穿孔”;穿钢丝;安装浮筒和浮吊;对浮筒充气;抽水将巨轮托出水面。

  届时,海事巡逻船会日夜在附近保驾护航,打捞采用的是浮筒浮吊轮流作业法,打捞时一般不会封锁全部航道,因此不会对黄浦江通航造成大的影响。

  【现场目击】

  船坞内有维修船阻碍

  链接

  打捞过程

  难度一:在淤泥中穿孔穿钢丝

  昨天中午12点左右,记者来到沉船现场,看到 上海打捞局技术人员介绍说,打捞“银锄号”的两头停靠着2艘海事监护船及一艘水上救助船,一条10”轮的主要作业难度之一在于“穿钢丝”。在黄浦江浑浊的江底,潜水员首先需要潜入20多米水下,将水中的废钢块、乱钢丝等杂物完全清理干净静。然后,在水底用高压水枪将船底厚厚的淤泥穿透,便于107厘米直径、碗口粗的钢缆穿过船底,套住打捞浮筒的吸油毡将整个沉船围了起来。停靠在码头上的一艘挖泥船船老大告诉记者,船沉下去后会有机油等泄漏出来,所以海事部门用了吸油毡。20多天过去了,而原本白色的吸油毡已经变成了黑色,吸油毡内积满了垃圾。

  在沉船驾驶舱后部就是船厂的一 据了解,整个船坞,里面停着一艘正在维修的船。海事部门一位舶起浮需要穿过船底20根钢缆,而且,每个穿纲缆的位置要绝对正确,不能有丝毫闪失,施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业难度相当之大。整个穿钢缆的过程由10多名国内顶尖潜水员同时作业,预计穿引20根钢缆需要30天左右。

  难度二:

  完整托出巨轮

  据了解,钢缆穿好后套在浮筒上,“银锄”轮整体起浮,时间大约在15天左右。据介绍,上海打捞局他们共准备了5对浮筒:,其中800吨两对、500吨两对、250吨一对,一对800吨的浮筒全部张开,面积就相当于半个标准足球场,500吨浮筒张开面积也相当于半个标准篮球场。

  由于“银锄”轮太大,要将巨轮完整地从淤泥中托出水面沉船时,除了动用浮筒外还需要再配上两台1000吨级以上的,还将运用浮吊辅助配合作业,而目前这个船坞内维修的船会阻碍的方法,以加快作业进程。如果施工期间,没有大的寒流影响,整个打捞工程至少也要45天左右。

  现场

  船坞内有维修船阻碍打捞

  昨天中午12点左右,记者来到沉船现场,看到“银锄号”的两头停靠着2艘海事监护船及一艘水上救助船,一条100多米的吸油毡将整个沉船围了起来。停靠在码头上的一艘挖泥船船老大告诉记者,船沉下去后会有机油等泄漏出来,所以海事部门用了吸油毡。而20多天过去了,而原本白色的吸油毡已经变成了黑色,吸油毡内积满了垃圾。

  在沉船驾驶舱后部就是船厂的一个船坞,里面停着一艘正在维修的船。海事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打捞沉船时,除了用浮筒外还需要再配上两台1000吨级以上的浮吊辅助作业,而目前这个船坞内维修的船会阻碍打捞。因为有一个浮吊的位置就在船坞的出口,所以还需要马上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据了解,今天下午2点,相关部门将在董家渡海事处开协调会,进一步商讨解决有关问题。(记者 徐宏文) 上海《青年报》供稿